摄影 长板 欢迎来约

【片段】溥仪之死

飞天大熊:

练笔。试图用文字描述电影《末代皇帝》的结局。这是我看过最好的一部历史影片,它是全球唯一一部在故宫实地取景的电影,前无古人,后一定无来者,因为政策改了,所有影视剧都不能再进入故宫拍摄。这是一部经典之作,结局片段极有禅意,今天突发奇想,写一写会怎样?今天动笔才发现,真的写不出影片的震撼。推荐你们去看看!


  


 紫禁城的风光,也不过三寸琉璃瓦,半尺飞檐,城墙红得方正中庸,旧时宫人流下的鲜血,也不过淬染了它半个世纪的锋利。不,不是紫禁城,是故宫。不,不是清朝天子,是溥仪。你看那井边站着的伶仃的女人,大概是珍妃吧,大概是瑾妃吧,大概是婉容吧,她是缠足的千千万万妇女,粗通文墨,熟读三从四德,却仍旧尘归尘,土归土,消陨在一口枯井里。她的嘴唇翕动,不知在说些什么,难道她在叫着“爱新觉罗”?


  


 此刻无风。一种颤栗的虚无像是冰凉的海水,从溥仪的天灵盖开始,一直蔓延到脚底的青砖。


  


也许是老了吧,他想,眼里的白翳也跟旧时的白纱帐一样呐,耳边的嗡鸣不止,像极了那时慈禧太后驾崩的时候,全城的喇嘛无休无止的念诵和祝祷。老嬷嬷把一颗夜明珠放进太后嘴里,动作肃穆,表情恐惧。太后死不瞑目,一双泛黄的眸子死死盯着他,他那时只是个襁褓中的婴儿,却无端地记得那道诡谲的视线。他还记得那时他的鼻涕一直流到睡衣的衣襟上,没有人理会他,只是用黄袍把他包起来,膝盖弯下,俯首大喊万岁万岁万万岁。


 


 这不是我想要的。他只是在心里默默想了一下,还没来得及说出来,就倏地长大了。这个时候心底那句话也跟一缕烟似的,消散在北平陈旧的空气里。


  


披上这身黄袍,他可以戴上洋人给他配的眼镜,可以每道菜只尝一口,可以搂着婉容文绣的纤腰入眠。但是一旦脱掉它,他就只能是一具无人认领的枯骨,跟山海关外那些堆积成山的混在一起。


 


 他不敢,不敢拒绝。他感觉他遭遇了命运的一场勒索。当日本人推来一纸合约,让他签字,说是要恢复皇太极的荣光,建立满洲国的时候,他麻木地点了头,然后穿上一身笔挺的礼服。当初大清入关的时候,太祖穿的又是什么装束?


  


世界在他的眼里是扭曲奇怪的,他分明什么都不懂,可还是有人一边夸赞他学识渊博,一边用阴谋权术把他当猴耍。他分明只是个小孩,却承受无数八尺之躯的三拜九叩。他分明连杀只鸡都不敢,却恍恍惚惚就可以一句话决定别人的死活。


 


 后来,烈火般的太阳照裂他背上的皮肤,汗水落在地里,他抡起铲子,一下又一下地砸在土上。有人把厚厚一本马列主义塞给他,说这本书能让你活下去,也许还能讨个老实媳妇儿。于是他又茫然地开始背诵了,甚至希望下巴可以被人打平,期冀自己能长得更共产,更社会主义,更党章,从而更能够活下去。


 


在他以为自己不用再说谎话以后,世界变得更加怪诞。一场名叫“文化”的革命里,曾经救过他的监狱长,头发被剃成半边秃,次日被活活打死在街头。


 


他又跟监狱长划清了界限,行为举止越发共产。


 


他活下来了。




 多少苍烟落照,都付与夕阳残烛。


 


金晖万丈,温柔得一塌糊涂,软软地覆盖在那块牌匾上。那是哪一个殿?哪些朝臣曾经扶手在这殿前的台阶上?这个宫殿里讨论过几次镇压义和团的手段?他什么也不记得,他只看到一个身穿黄袍的孩子,步履轻快地跑向那大殿的门口。他揉揉眼睛,他分明看到的是幼时的爱新觉罗·溥仪。那是他自己,怀里抱着一笼蛐蛐,蛐蛐是他漫长童年里唯一的朋友,上朝的时候,他记得曾经把它藏在王座的锦绣里头,可是那一天忽然有人用鸦片向他展示了权利的美好,于是他把蛐蛐忘了,他一直没把他从王座里拿出来。


 


他苍老的手臂本像灌铅一般沉重,可此时,他却感觉自己轻盈地像一片柳絮。他跌跌撞撞地奔向大殿,翻过一道阻拦游客围栏。他感觉灵魂的舒放和曼妙,如同抟扶摇而上九万里而不知有天。天上降了血雨,淋在他干涸萎缩的血管里,把他干瘪的皮肉都架了起来。耳畔是什么,是久违的秋的风声,它在召唤我,召唤我归去。他感到紧张和恐慌,不得不屏住呼吸,因为这是他唯一的机会。他探出手去,总算掀起了那张垫子,一个玲珑的笼子滚出来,他瞪大眼睛,心脏骤然收缩,一只蛐蛐竟然在笼中跳跃,发出比秋声更美的声音。


 


他慢慢将笼子贴近自己的胸膛,无限的幸福像是山海关的罡风,鼓满了他心中的帆。这是他这一生,唯一一件为自己做出的决定。一边金色在视网膜前爆裂开来,他感觉自己不再衰老,不再腐烂,他的心里空无一物,又充盈得无以言喻。




他终于阖上了双眼。


 


1967年10月17日,中国最后一个皇帝,宣统帝爱新觉罗·溥仪逝世于皇极殿。看守故宫的老大爷说这事颇为蹊跷,皇极殿本有围栏保护,溥仪又年事已高,遗体却被发现于王座之上,手中还紧紧抱着一个玲珑小笼,而笼中空无一物。


 


他的表情无比安详和煦,像是在做一场世间最香甜的梦。


 


 



评论
热度(55)
  1. XIChuan川飞天大熊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XIChuan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